非物質文化遺產
寧國畬族婚嫁習俗
作者:網站管理員    發表時間:2012/4/9 15:47:14   查看次數:5366 【

種類:人生禮儀(婚禮)


地區:云梯鄉


代表性傳承人:
    雷春發:多年來從事畬族民間民俗活動領頭人。
    雷金花:云梯畬族鄉民族事務小組成員。曾多次參加省、市舉辦的各項文體活動。


項目簡介:
    寧國市位于安徽省的東南部,與浙江省的臨安、安吉毗連。常住民族以漢為主,畬族次之。寧國畬族有藍、雷、鐘3姓,主要居住在寧國市云梯鄉及周邊的仙霞、楊山、獅橋等地。他們分別于光緒五年(1879)、九年(1883)、十三年(1887),從浙江省的淳安、景寧、桐廬、蘭溪和福建的莆城等地遷至云梯及周邊鄉鎮落戶。經過歷代的繁衍生息寧國畬族人口逐年增多,占安徽省畬族總人口的96%。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八日,經安徽省人民政府批準,設立云梯畬族鄉。該鄉由漢、畬、苗、回、壯五個民族組成,其中畬族人口占全鄉總人口的35%。是安徽省唯一的畬族鄉。
   千百年的歷史滄桑,畬族成為我國東南部的主要少數民族之一,她作為一個獨立的民族實體是由眾多民族部落與其他族體分化、同化,融合而成的。畬族婚姻實行一夫一妻制,且只限于藍、雷、鐘三姓內通婚,并同姓不婚。早期婚禮儀式比較簡樸,男女結合自由。明清以后受外族影響,婚嫁禮儀才趨向復雜,別具情趣,豐富多彩,場面熱鬧;榧拗饕绦蛴校憾ㄓH(得定)、擇喜日(送日)、迎親等。有特色的婚禮則有:攔赤郎、撿田螺、借鑊等,整個婚禮在歡歌笑語和戲耍中完成,是畬族傳統文化中的瑰寶。
  在寧國有畬族居住的地方雖然都十分認同這種婚嫁禮儀,但是以云梯畬族鄉的畬族婚嫁禮儀最為古樸,充滿情趣。今陳述部分事項。
1、攔赤郎(杉刺攔路)。
   婚期前日,男方由全權代表、主要對歌手“對門赤郎”(漢語稱“請鳳客”)一人,對歌手“赤郎”(漢語稱“行郎”)若干人、媒人等(總人數要雙數)組成迎親隊伍,挑著禮擔去迎親。當走到新娘家門前,被一群女性以杉樹刺攔住,赤郎赤娘對歌、把三碗酒,嬉鬧一番,媒人要放鞭炮,遞去紅包,赤郎小心地把刺挑開,女方接過禮擔,方可進村。俗稱“攔赤郎”。有攔路則示意晚上要對歌。
2、中堂對揖,別稱“撿田螺”。
   來到新娘家門前讀對聯后走進新娘家門,此時女方送上綠茶并唱歡迎歌,男方一行要恭敬地站在廳堂小頭(右邊),女方主人走來站在大頭(左邊)。然后主人和對門赤郎同時走到當中前沿,并排朝外對天地行作揖禮,轉身朝里對香火行禮,再兩人面對面行禮。無論是對天地,對香火或面對面,主人始終站在大頭、赤郎站小頭,兩人雙手攀著對方肩膀轉來轉去禮讓似跳舞。然后迎親者所有的人,與主方來迎接的對等人都轉來專去行禮。禮畢,媒人請主人立于上方,把陳設在桌上禮物逐一檢點,遞交給主人。俗稱“撿田螺”。
3、借鍋。
   赤郎挑酒擔到新娘家,女方當晚要吃男方送來的喜酒。赤郎烹飪菜肴炊具餐具都得向女方借用,謂“借鑊”。  
   午餐過后,赤郎手端桶盆,盆中點燃一對蠟燭,盛一包索面,一只臘雞和一刀豬肉,還有一雙腳繞(綁腿)布,恭敬地站在灶前,一伙子女子立于灶后,灶間里擠滿了人群。 桶盆里盛的索面,表示婚事情意深長,世代友好,俗稱“長長面,長長親”。       
   開始,赤郎吟“借鑊歌”。圍觀的人群有意推來推去,赤郎被推得臉紅耳赤,歌詞如果吟錯或遺漏都不算數,要從頭再吟,甚至四、五遍。接著唱歌向女方借廚房用具(如鍋、火鉗、刀等)。有的赤郎雖然與女方熟悉,但因娶親,人熟禮不熟,必須按禮俗行事。直至立于灶后的女子接應“禮數周全”,伸手接過桶盆。然后赤郎進行刷鍋,刷凈后,把桶盆里的一刀豬肉放進鍋里,并盡速蓋上鍋蓋。意為借到了鍋。灶邊眾女子往往在刷鍋時把紙屑或礱糠等雜物撒進鍋內,無論多少次數,赤郎都得洗刷干凈,以此耍赤郎。此外,赤郎在灶前生火,姑娘們早就把柴淋濕,火煙熏出眼淚,也得把火燒旺。更有趣的是赤郎殺雞(該雞為男方挑來,用于“請祖公”,即在女方祖宗靈位前,告訴先人,新娘到男方去落戶了,請他們保佑她一生安康)。赤郎先要在一伙女性團團包圍中掄到雞籠,然后殺雞,如果雞血滴落地面,一滴血罰飲一碗酒。借鑊,自成一格,充滿歡樂,別有情趣!
4、以歌敬酒,俗稱“撬蛙”。
   晚宴中堂上首第一桌為女方至親坐,首位即照壁左邊一位請舅公坐。首席至親要赤郎請,叫“主位”。赤郎把至親叫到桌邊,然后雙手捧酒杯,杯上架一雙筷子,逐一向親人作揖后放到指定位子,該親人就坐該位。如果女方舅公、舅舅等較多,往往首席要擺雙連桌。一般客人隨意坐。
   酒過三巡后,開始“撬蛙”。赤娘(代表新娘的女歌手,新娘是歌手的話也可自行去敬酒,不請赤娘)端來桷盒,內點一雙紅燭,放二只酒杯,由一位姑嫂提著酒壺陪同,姑嫂先介紹一下新娘對所敬的客人的稱呼,赤娘向該位客人作揖,然后唱敬酒歌“一對酒盞紅了紅,端到桌上敬××(稱呼),敬您××食雙酒,酒筵完滿結成雙”。姑嫂向桶盆內酒杯斟滿酒,赤娘雙手捧杯敬上,客人接過一飲而盡,然后往桶盆內放一個小紅包。赤娘再敬第二杯。從首席第一位敬起,然后每桌都一一敬。
   敬酒時,客人要掏小紅包,故稱“撬蛙”。這些紅包錢,分點給赤娘作報酬,也分點給姑嫂,叫“分姐妹錢”,主要給新娘帶到夫家,以后給孩子做帽子時打銀牌用。
5、夜行嫁。
   在“子時過了丑時上,新娘梳妝更衣衫……”的“催親歌”歌聲中,新娘開始梳妝更衣。據說,凌晨佛曉,途中行人少、清爽吉利,是行嫁黃金時刻,所以天未亮新娘就梳妝了。過去,畬族女性從做新娘那日起,把頭發梳成螺式或筒式發鬢盤在頭上,載頭冠,著花邊衣衫,F在新娘的發型和衣著打扮,與當地漢人沒有多大差異。但仍沿襲在三更半夜梳妝更衣,早出娘門以圖吉利。規定卯時入夫家門。
   新娘由二位伴姑相隨,走(也有由大舅子抱)到廳堂向父母雙親告辭,與兄弟姐妹各含一口砂糖飯,預兆日后生活像糖樣甜蜜,謂“姐妹飯”,并含三口糖飯用巾帕包好,藏在懷里帶到夫家養千斤重大豬,謂“千斤飯”。有的還舉行“留箸”儀式,意為新娘要去別人家了,父母交給兄弟瞻養。方式是:新娘站在中堂中間的小凳上,面朝外,兄或弟站其背后,左右手各拿一雙筷子,從新娘腋下遞給新娘,新娘接過從肩上將筷子還給,反復三次。然后姨母把新娘攙到屋檐,撐開“行路傘”交給新娘沿途半撐半蒙行路。相傳始祖三公主當年撐“皇傘”行嫁,于是世化沿襲新娘撐行路傘!懂屪搴喪贰吩疲骸靶履锍鲩w持一傘,半張以蒙其首,步行至乾宅!比缃,有的新娘以轎、以車代步,依舊隨身帶著“行路傘”。
   一群姑娘(也有婦女在內)依依不舍地分別把嫁妝抬起,送到大門外。有的抬著嫁妝向東走,有的往西行,四分五裂,弄得赤郎束手無策,緊緊跟隨后頭好言求情,經過一番戲耍之后,赤郎掏出早分包好的紅包遞給姑娘,表示送行謝意。姑娘也以紅包回敬,預祝一路平安。這樣相互贈送紅包謂“牛牯兌牛娘”?墒,調皮的姑娘牽過“牛牯”,卻不兌“牛娘”,這么一來,當然又有一番逗趣,她們或許拿走嫁妝背上的“點心餅”(赤郎途中用點心的餅干),或是往赤郎臉上抹黑。好不容易赤郎才是接過嫁妝,熊熊松陽燈引路,快步如飛!案兄x酒、感謝茶,感高六親和東家,感謝姐妹來送行,郎今度親轉回家……”的歡快歌聲在山間回蕩,新娘已走很遠了。耍赤郎往往又播下再來該村娶親的種子。沒有人耍赤郎的村會被人說這個村姑娘無能。


所在區域及其地理環境:
    云梯鄉位于寧國市東部,距市區40公里。東南與浙江省安吉縣章村鄉、臨安市橫路鄉接壤,西北與本市仙霞鎮相鄰。因境內千秋嶺山勢陡峭、云霧繚繞,晚唐詩人羅隱在送梅處士詩中有“回望千秋嶺上云”之吟。山徑小道又有石階可登,古有云梯之稱,故鄉政府以此得名。該鄉下轄云梯、千秋、白鹿、毛坦四個村委會,43個自然村;總面積50平方公里,除4940畝可耕地外,其余均為山林。全市最高的龍王山海拔1587米,座落在該鄉的東部,是皖浙兩省三市(縣)的界山。據《寧國縣志》記載:南宋遷都臨安后,在皖浙邊境筑關設隘,境內層巒疊嶂、關隘迭連,千秋、銅嶺、壕塹等關均為南宋所建。寧國八大風景之一的千秋關,原有烽火臺、炮臺均被毀壞殆盡,現在遺址僅存殘破的關洞。河千公路穿境而過,是皖浙兩省重要通道之一。


分布區域:
    “畬族婚嫁禮儀”就全國而言主要分布于浙江、福建、廣東、江西、安徽五省的畬民聚居區。在寧國市主要分布在云梯畬族鄉,仙霞鎮仙霞村、楊山村及中溪鎮獅橋村等畬民集居地。除此以外,寧國市其他有畬民居住的地方,此禮儀也偶爾舉行,但遠不及云梯畬族鄉的婚嫁禮儀內涵豐富、生動完整。


歷史淵源:
    畬族是中國的一個古老民族。關于畬族的來源,學術界尚無定論,至遲在公元6世紀末7世紀初,以廣東省潮州鳳凰山為中心的閩、粵、贛三省交界的廣闊的空間已有畬族先民。漢文獻稱之為“蠻”、“南蠻”、“峒蠻”、“峒僚”、“百越”、“山越”等。古代畬族是山地游耕民族,其遷移活動大致可分為唐、宋、元和明、清兩個時期。
    唐代畬族先民被稱為“蠻獠”,閩粵贛三省交界的九龍江以西的廣大山區,為“蠻獠”出沒之地。史書記載的“蠻獠嘯聚”,“黃連峒蠻二萬圍汀州”和“峒蠻”苗自成,雷萬興,藍奉高等起義都和畬族先民有關。唐王朝“靖邊方”,于垂拱二年(686年)在泉(州)潮(州)一帶建州縣,以控嶺表。在當時統治者的壓力下,大量畬族先民逃亡隱匿到更為偏僻的山林。陳元光任漳州刺史時,為緩和社會矛盾,“安仁”之區,乃開山取道,遣人將畬族先民誘撫出來,使散移各處的畬族先民紛紛“歸附”!叭諏⑸解不幟ァ,對“歸附”的畬族先民聚居一起,謂其聚地為“唐化里”《漳浦縣志》。隨之大量漢民遷入,使“苗人散處之鄉”變為“民獠雜處”(楊瀾:《臨汀匯考》)之地。這個時期畬族先民主要在漳(州)。ㄖ荩┮粠Щ顒。他們和漢族一起,拓荒墾殖,使林木陰翳,荊棘叢生的荒地,“漸成村落,拓地千里”,山區得到開發,生產得到發展。隨著唐王朝在畬族地區的設治,對畬族先民“勸農桑,定租稅”,要求畬民“納貢賦”,畬族地區的封建地租原始形態出現《方域考》。同時在閩浙兩地各姓畬族的譜牒中也記載畬族移民史重要的史跡,即唐光啟二年(886年),畬族各姓(主要是盤,藍,雷,鐘)祖先曾為閩王王審知之向導官,沿東海之濱從閩東的連江,羅源登岸,并陸續遷往閩東,浙南諸地。兩宋時期,畬族的活動地域基本上仍在原有的聚居區內。宋末元初,戰亂頻仍,畬族遷徙范圍擴大,移民的路線錯綜復雜。這個時期的移民相當部分是軍事性質的移民,最有代表性的是陳吊眼,許夫人,鐘明亮等多支抗元畬軍于漳州,潮州,泉州,汀州,贛州等處的轉戰屯守移民。這一時期,畬族地區的社會經濟比唐代有了進一步的發展,漢族地主和封建官吏對畬民進行賦稅征收,土地掠奪也隨之加重,畬民喪失賴以生存的資料,過著極其貧困的生活。
    明清時期是畬族大量遷往漢族地區和形成目前的“大分散,小聚居”分布格局的重要歷史時段,史書和地方志中關于畬民的記載也大都體現在這一時期。這個時期畬族地區的社會經濟生活相對比較安定,畬族的遷移基本上不帶軍事性質,而主要是基于畬族山地游耕的傳統。這種遷徙的速度緩慢,遷徙的方式以家庭或家族中若干成員為單位徐徐而行,遷徙的取向是相對地曠人稀的漢族地區。明清時期,畬區的封建社會已經確立,其社會經濟狀況和當地漢族基本一致。這個時期的畬族經過長期的動蕩和遷徙以后,已基本穩定在閩,浙,粵,贛,皖等省的廣大山區。當時,自然條件較好的平壩地方已多為漢人開墾,畬民只能在自然條件較差的地方,開山劈嶺,建造田園。凡山谷岡麓地帶,“皆治為隴畝”,有水源之處開為梯田,仰賴天雨的山地,辟為旱田。畬民在墾荒造田,擴大耕地面積的同時,還大量學習漢族的先進生產技術。特別是各地畬民利用“火田”、“火地”種植番薯等薯類雜糧,主產的薯類成為早年山區不可或缺的主糧。他們還利用山區的特色經營竹、木、茶、麻等多種經濟作物。對山區的開發,做出了重要貢獻。
    “畬”字有“墾田而居者”之意。光緒《龍泉縣志》曰:“民以畬名,其善田者也”!爱尅弊肿鳛樽宸Q,始于宋代,《漳州諭畬》、《知潮州寺丞東巖先生洪公行狀》等文中已言及。畬族自稱“山哈”,畬語意為“山里的客人”。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,1956年12月畬族作為單一民族被中央人民政府確認。畬族有60萬余人,主要居住在浙江省景寧畬族自治縣以及福建、江西、廣東、安徽等省的部分山區,多數與漢族雜居。畬族的主要姓氏為“藍”,“雷”,“鐘”,歷史上曾有“盤”姓,人數較多的姓氏還有“李”,“吳”等。清同治、光緒年間,太平軍與清軍在寧國曾發生過多次戰斗,戰后瘟疫流行,境內“十室九空”、“田地大片荒蕪”。大約在光緒5~19年,先后有鐘姓、雷姓、藍姓群眾,分別從浙江淳安、桐廬、蘭溪、景寧和福建莆城等地陸續遷至云梯鄉的千秋關、獨山頭、西坑和“三十六間房”等偏僻山中,他們修房掃屋、搭建棚寮,就在那里“刀耕火種”休養生息。有文獻載:“千秋關四周有畬族,鑿石造田,田大者可臥、小者可坐,層層疊疊,螺旋而上數百仞!苯涍^世代繁衍,解放初期,聚居在寧國縣的畬族已發展到300余人。1958年6月,安徽省人民委員會下文批準承認寧國境內云梯、仙霞、楊山等地的藍、鐘、雷3姓為畬族。1982年、1990年2次人口普查,畬族人口占全縣少數民族人口的比例分別為77.8%和78.4%,F在畬族已成為寧國市少數民族中人數最多的民族,約占全市少數民族人口的70%。2000年第5次人口普查時,寧國市畬族男性721人、女性588人。居住云梯鄉879人,占畬族總人口的67.2%;居住仙霞鎮190人,占14.5%,居住楊山鄉67人,占5.1%;居住河瀝溪鎮63人,占4.8%,居住在獅橋、中溪、南極、石口、霞西、山門、梅林、寧墩、平興、虹龍、畈村、胡樂、莊村、甲路等14個鄉鎮的畬族人口合計110人。寧國畬族是安徽省繼回、滿后人口較多的第3個少數民族。


相關制品:  
    1、大紅花轎
    2、傳統特色的畬族嫁衣
    3、嫁妝
    4、迎親鑼鼓

 

上一篇:寧國市云梯畬族民歌
国产老熟女牲交freexx